这个雨季
作者:邹进超 来源: 原创 日期:2018-10-29 浏览:398 次 [] [] []


阔别已久,雨季好比早春的燕子,如期到来。纷纷雨粒,滋润着这片干渴已久的土地,大地万物在贪婪的吮吸着上苍的恩赐,不放过一分一秒。


江城的雨季,有别于国内的大部分地区,时刻伴随着飞沙走石,电闪雷鸣,好不壮哉。这的雨,就像关二爷的大刀,干脆利落,处处彰显出一代枭雄的豪情与霸气;这的雨,就像小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,时时带着孩子的贪玩与淘气;这的雨,就像黄河的水,滔滔不绝,天天都得上演几场惊心动魄的大戏。


在这雨季里开展钻孔原始地质编录工作,风里来,雨里去,要时刻做好与天气“打游击”的准备,坚持所谓“敌进我退,敌退我进”的战略方针与政策,万不能马虎大意。碰见必要的时候,则没有那么多的讲究,纵使雨如瓢泼,那也得上。


这天,驱车沿江去县城采购食材。慢慢的,太阳被遮住了,通过短暂的酝酿,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一个大好的艳阳天,一下子就黑了。雨滴无情的拍打着露天的一切,啪啪作响,看那架势,势必得打出几个窟窿才罢休。雨下得太大,不敢继续行车,只得停靠在路边,风在车窗外撕心裂肺地吼叫,犹如天牢里正在被严刑逼供的犯人发出痛苦、凄惨的叫声。阴霾的天空光明突闪而过,仿佛就在头顶上炸开了巨雷,吓得人畜逃窜,小轿车在漂泊大雨中无助地打着双闪灯,面对天空歇斯底里的怒喊,似乎是在抱怨那雷公的不近人情。漆黑的城镇,乌云翻滚,雷雨交加,狂风大作,闪电直溜溜地撕破天际,射向地面,犹如阿鼻地狱的妖魔即将降临人间……小孩子,毫无顾忌的哇哇大哭,稍懂事的孩子将头深深的埋入母亲的怀中,身体在不停地颤抖。


盏茶功夫,街道上的积水一下子就没过了脚踝,下水道入口此时也在尽力的吞咽着地面的积水,怎奈,负荷过大,积水还在不断上涨。大约半个多小时,雨停了,阳光重新普照大地,一切恢复如初,只有地面上约20cm的积水不断地流向下水道,显示着倾盆大雨刚刚过去。


带着食材,满载而归,过了江边山脚下,看到眼前一片汪洋,大家都傻眼了,来时途经的石桥,此时已深深地没进湍急的水流中,没了身影。车子是没法过了,兄弟们从山上的项目部赶赴现场,在用绳子连接两岸后,也来不及卷裤脚,直接跳入水中,依附着绳子,趟水过河,慢慢地把食材运向对岸。尽管每个人衣服都在不停地滴水,嘴唇冻得发紫,但大家的脸上依然洋溢着开心的笑容。


暴雨接连袭来,显得比以往来得更加急,更加迅猛,几日下来,通往矿区唯一的桥梁被湍急的江水无情冲垮,道路多处被淹,垮塌不断。至此,连接项目部与县城的主要交通干线被彻底截断,兄弟们进城采购不得不另辟蹊径,绕道而行,虽然远了,也难走多了,但只要让大家过得舒心,一切都值了。


如今,雨势不见减缓,面对大雨过后变得浑浊的饮用水,大家也没有过多的抱怨,开动脑筋,采用各种方法,依然做出了可口的饭菜,一切都其乐融融。


当在工作和生活遇到困难时,只要兄弟们“抱”在一块儿,众志成城,齐心协力,纵使千山万水,也阻止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。


上一篇: 下井
下一篇: “平凡”地质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