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井
作者:邹进超 来源: 原创 日期:2019-06-04 浏览:89 次 [] [] []


“这些都是些什么人呀?都走1万多步了,才排到24名,你们都是怎走出来的?哇,居然还有人走了3万多步,我的天哪……”一位女同事看着我手机里“微信运动”记录的数据在感叹。

“要是你也下井, 2万步轻轻松松,更有可能突破3万步喔。”我插嘴道。

下井,多么熟悉的词汇,对于矿山地质工作者来说,是日常,那里有我们的足迹和汗水,也有艰辛与欢乐。

在澜沧项目部,这天,我们如往常一样,经过大约25分钟的步行后,到达了井口,做好了下井登记,来到等候区等候罐笼,这时,大家都相互看看,看看劳保是否都按要求穿戴整齐了。遥想当初第一次下井的时候,领班同事在办公室里、井口等候区不断的强调下井注意事项,同事们也自觉的相互检查,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,已经不再需要领班同事强调及纠正了,相互检查已然悄悄地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
坐上罐笼,随着罐笼的缓慢下降,光线越来越暗,近在咫尺的同事也逐渐淹没在黑暗之中,罐笼上滴下的水越来越多,不一会儿,我们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。蓦地一停,我们到了所要去的中段,同事们陆续走下罐笼,经过约30分钟的步行,我们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,做好分工后,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工作。

4个人将地质信息编录好后,便是取样,这可是个体力活。接通电源,经过简单的分工后,有人用刻槽机在坑道壁上扣缝,有人往刻槽机锯片上不停的喷水,有人用手电筒照明,还有人随时准备换下扣缝的同事。操作刻槽机可真不是个轻松的活计,不一会儿就双手酸软,触摸岩壁,居然还有酥麻的感觉。用刻槽机扣缝完成之后,就得上凿子了,将扣好缝的岩块凿下来,按照样品的长度,凿出一个宽约10cm,深约3cm的槽子之后,这个样品宣告采取完成。此时的我们,汗水顺着脖子、额头流下,浸湿了衣裳,大伙儿却浑然不觉。

到了饭点,带上干粮,与机台上的同事聚在一起,边吃边聊,聊聊钻孔的施工及见矿情况,也相互调侃、八卦一下。当摘下口罩,大家都傻眼了,不仅脸上有明显的色泽分界线,口罩居然黑了一大片,鼻孔里也清理出了黑漆漆的污垢。不过还好,大家都习以为常,并没有影响到大家的食欲。

到了下班时间,收好工具,背上样品打道回府。临走时,不忘调侃机台上的同事一句:“你们这些人不好玩,明天不带干粮下来了,跟你们一块吃饭,跟遇到一群土匪没有什么区别”。第二天早晨,在井口与机台上的同事不期而遇,他们好奇地跑过来看看我们手里拎着什么,相视便会心一笑:“哎,你们不是说不带干粮下来了嘛,咋又带来了?”

上一篇: 相爱相杀—与物探工作者擦肩而过的那些植物
下一篇: 这个雨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