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爱相杀—与物探工作者擦肩而过的那些植物
作者:魏海民 来源: 原创 日期:2019-06-04 浏览:86 次 [] [] []

提起滇西南的植物,作为一位来自北方的工科男来讲,可以说是陌生者达80%,红色的刺,柔性很强的藤,以及形形色色的花、草、树。

记得有一天,跟一位文科的朋友聊起我的工作,她天真的问我:那你们上山有没有保护措施呢?我回答道:“有啊,树,草,藤,包括石头,任何你可以抓住的东西”。虽然听起来比较逗,然而在野外我们的确是这么做的。

当你遇到陡坡,陡坎,地埂儿,你需要上或者下,背着仪器,此时你手中的借力点,就是前方你可以抓牢且不会断的任何东西,新鲜的藤,草,树干。脚下的借力点,还是这些东西,能踩实的树根树干,草,石头。此时这些花花草草,藤蔓枝叶,都可助你一臂之力。你还得感谢它们,是它们帮你一路前进,助你完成一天的数据采集工作。

除此之外,它们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作用—为你的数据采集路线指引前进的方向。在云南山区开展物探外业,野外放点做的标记,使用传统的筷子+红布条的方式是不具有实际可操作性的,植被覆盖厚,地形切割严重,于一片深深的草丛中,找到你拴有红布条的筷子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为了工作的方便,写有点线号的红布条一般都拴在草上,树枝上,结实的藤上,如此等等在点位旁边可以明显观察到的植物上。这些植物,坚强的支撑起你的坐标,让你在开展工作时轻而易举的知道自己身处何地,在哪条线上哪个点上,要去往何地,前进的方向是哪边,甚至有时在一个地形独特处的一堆竹子,都会是大家熟知的地标。

可以说是一种相爱吧。没有它们,你就不能顺利地过沟上坎下地埂。没有他们,就没有免费的坐标支撑点。在这里还不得不提到西藏的植物,当你踏入那片圣洁的土地,一花,一草,都显得那么亲切,那般的与众不同。这些世界屋脊上的美丽精灵,很脆弱,一旦遭到破坏,恢复起来很困难。同时也很坚强,他们坚强的抗衡着低温低气压低氧含量的种种考验,扎根一寸,身高一尺,年复一年,冬去春来,与那片土地上单纯的人类,与那片土地上坚强的动物生灵们,展示着自己独有的风姿绰约,他们相辅相成,和谐的维护着那片圣洁的土地。

相爱,也深爱着远在祖国北方以北的呼伦贝尔大草原,一望无际的绿色,万物复苏,是春天的另外一种韵味。秋风吹过,又是一望无际的金黄,是收获的季节,是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情怀。这里有膘肥体壮的牛羊,四处奔腾的马儿,它们也是当地牧民永远的朋友。正是这片大草原,是这广阔的大草原上的草,供养着这些生灵们世世代代在这里颂扬出无数美丽的歌谣,动人的神话。

 

然而,一切事物均有两面性。这些可爱的、坚强的植物,很多时候也是你的“拦路虎”。浅绿色大叶草茎秆上的刺,红色不知名的野草上毛茸茸的刺,还有一种比较粗的类似于树干上长的尖尖的刺,乱七八糟的藤,被砍倒在地横七竖八的干树枝,会粘你一身黑色“飞镖”的草,再加上火山岩地区的石林,塌陷区潜伏在深草中的裂缝,都是你前进途中的“绊脚石”。遮阳帽被拿走了,划到脸了,戳眼睛了,划胳膊大腿,藤蔓缠脚了,被脚下的干树枝绊倒了,被厚厚的干树叶滑倒了,类似于这样的事情,每天都上演于我们的外业工作中。不管多热,都要穿长袖长裤上山,裤脚最好扎起来,袖口的扣子系起来,遮阳帽,眼镜,手套,都是保护你的重要武器。

在滇西南,跟你一般高的草,形形色色的刺,是很常见的。相比于这些,在树林中开展作业反而比较容易。一般来讲,树长的高了,地上的草就少了,行进过程会相对顺畅很多,还比较凉快。而当你前方出现一排刺,密密麻麻的摆在那里,又没法绕开时,这就相当令人恼火了。

相爱,爱擦肩而过的这些植物对你的帮助,爱它们坚韧不拔的品格,爱它们的在风中摇曳的多姿多彩。相杀,是它们,阻碍了你前进的道路;是它们,让一种叫做黏黏糊糊的玩意儿伴随着你的外业工作服。是它们,影响了你行进的速度。与物探工作者擦肩而过的那些植物,相爱相杀,始终是这样一种复杂的感情,在外业的每一天,重复的上演着,我们也在习惯着它们。

上一篇: 又到春来,江水绿
下一篇: 下井